引 言

“時窮節乃見”。債權擔保安排牢靠不牢靠,歸根到底還是要看債務人或擔保人破產的時候,債權人能否真正就擔保物享有相對于其他債權人(即對同一擔保物沒有擔保權利或僅享有劣后擔保權利的債權人)的優先受償權。

陷入破產后,債務人/擔保人的財產本來所剩無幾,但債權人如持有有效擔保就享有對擔保物的優先受償權,這就好比一群饑餓的難民分食,“僧多粥少”,有擔保的債權人就可以先吃“獨食”,得以“飽食而退”而優先受償債權,而其他普通債權人卻只能繼續“嗷嗷待哺”,留待參與剩余破產財產的分配。優先權之有無,利益相差有天壤之別,是個“大是大非”的法律問題。

正因此,一旦債務人/擔保人進入破產程序,各方利益紛爭糾葛紛呈,所有債權及其擔保的有效性,會受到更嚴格的審查。破產法律程序任務之一就是要防止債權人不當先分、多分破產財產。這時,破產程序就像“試金石”、“放大鏡”,不同種類擔保的固有優勢或缺陷、辦理擔保登記手續中存在的任何瑕疵,都可能在其中纖毫畢現,進而決定了債權人可否切實享有優先受償權,還是只能淪為普通債權人而可能血本無歸。

本文即擬結合銀行融資擔保交易實務以及相關破產案件的司法實踐,結合今年開始實施的《民法典》相關規定及司法解釋,分析應收賬款質押操作實務中兩大法律問題,以期有助于金融機構和其他債權人未雨綢繆、防范應收賬款質押擔保落空的風險。

一、應收賬款概括描述,質權無效?

應收賬款是銷售貨物或提供服務而產生的要求他人付款的權利,其基礎是銷售貨物或提供服務的商業合同(“基礎合同”)。因此,如果是以現有的應收賬款出質,正常做法是,在應收賬款質押合同中列明相應的基礎合同相關明細,例如應收賬款的付款義務人名稱、應付款金額、付款期限、發票號等信息,以明確出質權利,同時在辦理質押登記的時候將相關基礎合同全文或載有基礎合同明細的清單上傳至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動產融資統一登記公示系統”(“登記公示系統”)登記公示,登記后質權方有效設立。

但是,實踐中,我們也常碰到質押合同和相應質押登記均未列明具體基礎合同信息,而僅對出質應收賬款進行概括描述的的情形,如:

樣例一:

某貿易公司作為出質人的應收賬款質押合同和質押登記證明,均僅記載:

“出質人將其現在及未來所有應收賬款債權及其相關權利質押給質權人(貸款銀行),同時承諾未經質權人同意不得質押或轉讓給第三方!

樣例二:

某五星級酒店作為出質人的應收賬款質押合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