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業務中,出租人一般會要求承租人交付一定租賃保證金,保證合同的順利履行。但如承租人違約未付租金的情形出現,保證金如何抵扣,在承租人與出租人之間卻存在較大爭議。司法實踐中,情況如何,筆者結合相關案例進行分析。

1、同一法院臨近時間的裁判存在差異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6日作出的(2018)最高法民終1202號判決書(案例一)指出,“根據該合同第7-4條約定:‘租賃期內,乙方未按本合同約定履行付款義務時,甲方有權從租賃保證金中抵扣乙方當期應支付給甲方的款項,乙方必須于甲方要求的時間內補足租賃保證金及相應逾期利息,否則,甲方有權行使本合同11-3條約定的相關權利!摋l款對案涉租賃保證金發生抵扣的條件、時間及抵扣內容作出了明確的約定,即:金巖化工公司未能如期支付租金時,違約行為發生,此時A租賃公司即應行使以租賃保證金抵扣被逾期給付的租金的權利!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14日作出的(2019)最高法民終1019號判決書(案例二)指出,“扣除保證金是中民公司的權利,但上述約定并未限定中民公司扣除保證金的時間,故中民公司沒有在2018年4月15日立即扣除保證金,不能認為是擴大了洪雅凱迪違約構成的損失。原審判決按照《融資租賃合同》約定判令從應付款總額中扣除該1250萬元并無不當,洪雅凱迪及凱迪集團關于中民公司未以保證金抵扣到期未付租金以防止擴大損失,無權要求洪雅凱迪承擔違約責任、賠付違約金的主張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在抵扣順序方面,案例一支持抵扣未付租金,案例二支持抵扣所有應付未付款項(包括未付租金及違約金)。在抵扣時間方面,案例一支持承租人違約時立即抵扣,案例二支持實際支付所有應付款項之日抵扣。

2、同一法院在不同時期的裁判存在變化

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8日作出的(2015)津高民四終字第13號判決書(案例三)指出,“本院認為,根據融資租賃合同‘承租人逾期支付租金,出租人有權以保證金折抵應付未付租金’的約定,涉案保證金的用途之一即為折抵承租人到期未付租金。同時,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一款‘當事人一方違約后,對方應當采取適當措施防止損失的擴大;沒有采取適當措施致使損失擴大的,不得就擴大的損失要求賠償’的規定確立的減損規則,一審法院主動將保證金用于折抵到期未付租金,以降低計算逾期付款違約金的本金,亦無不當!痹诘挚垌樞蚍矫,案例三支持抵扣未付租金,抵扣時間為違約時立即抵扣。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