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國家對融資租賃行業的監管力度持續加強,服務實體經濟、嚴守租賃本源成為融資租賃業發展的大勢所趨。2020年,銀保監會發布了《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隨后,各地陸續發布監管細則,對融資租賃企業經營范圍、業務模式和風控指標等均提出了要求,行業監管層層深入。

但是,對融資租賃行業而言,無論行業發展還是行業監管,都處在動態完善的過程之中,監管辦法中的部分條款尚需在發展中不斷厘清操作邊界,以切實達到推動行業規范健康發展的目的。例如,監管辦法規定,融資租賃公司不得“與其他融資租賃公司拆借或變相拆借資金”,目前許多企業之間基于真實業務操作的“回租轉租賃業務”是否屬于變相拆借?實操中應該注意哪些問題?不同地區、不同企業對這一問題有不同理解和解讀。

就這一問題,筆者的觀點如下:

壹--監管的方向是引導融資租賃行業立足當下放眼長遠,規范有序健康發展。

1.同業間的回租轉租賃業務未明確受限。

《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雖然規定融資租賃公司“不得與其他融資租賃公司拆借或變相拆借資金”,但至今未對融資租賃公司之間資產轉讓和售后回租業務的邊界進行清晰界定,對過程中的操作規范問題也未做明確規定。換言之,截止目前,監管辦法并未將融資租賃公司之間的售后回租業務列為禁止性業務行為——這仍是不少中小融資租賃企業盤活資產的有效方式。

2.合理區分售后回租與拆借的本質特征。

售后回租業務本身是政策明確融資租賃公司可以正常開展的業務,其與拆借有著本質的不同。根據定義,同業拆借通常具有期限短(一般不超過一個月,多數只有幾天)、解決臨時性資金需要等特點。而融資租賃公司間的售后回租業務,通常是為了發揮企業各自在資源、團隊、管理等方面的優勢,匹配中長期項目,還款頻率也基本與底層承租人的還款頻率相一致,與一般資金拆借有本質區別。

3.企業應發揮各自優勢助實體經濟發展。

近年來,監管的方向愈加明確,既沒有聽之任之任憑行業無序畸形成長,也沒有不問青紅皂白“一刀切”,更沒有將歐美等發達國家的規范照搬照套,而是結合國情、立足實際,持續引導融資租賃行業脫虛向實、避虛就實,圍繞實體經濟,規范、有序、健康發展。在中國這個蓬勃成長的發展中大國,除去空殼、僵尸企業,數千家融資租賃公司各有優勢,有的具備產業優勢、地域優勢,有的具備團隊優勢、網絡優勢,有的具備資金優勢、資源優勢……在特定階段下,單靠少數企業很難滿足龐大的市場需求,唯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