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擔保系因社會生活實際需要而出現的擔保類型,極具活力。因其缺乏明確的法律規范調整,容易滋生糾紛,而處理的尺度不一,也容易影響法律的統一性和權威性。最高人民法院出臺司法解釋,針對概括描述、物權讓與擔保、股權讓與擔保、所有權保留、融資租賃關系中的擔保和保理關系中的擔保設置規則,或是細化、明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的有關規定,或是填補法律漏洞,具有積極意義。但也有若干值得反思之處,例如,《民法典》第642條和擔保制度司法解釋第64條各有兩款,每款的意思相同或相近,只是《民法典》第642條的兩款順序被擔保制度司法解釋第64條調換了,可就是這一順序的調換,就實質性地改變了《民法典》第642條的規范意旨。

在筆者看來,這種改變是不應該的。擔保制度司法解釋第64條第1款會帶來負面后果,其中之一是拍賣、變賣所得價款若低于買賣物的實際價值,在出賣人不急于出賣該物、有意待價而沽的場合,不利于出賣人,在買受人賠償能力不足的情況下更是如此;其中之二是拍賣的程序復雜耗時,遠沒有出賣人徑直取回買賣物更有效率。

一、融資租賃關系中的擔保權

《擔保制度司法解釋》在落實《民法典》第735至760條規定的融資租賃規則的前提下,強調或補充規定:“在融資租賃合同中,承租人未按照約定支付租金,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不支付,出租人請求承租人支付全部剩余租金,并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的價款受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當事人請求參照民事訴訟法‘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有關規定,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價款支付租金的,人民法院應予準許”(第65條第1款)。

理解該條款,應首先確定其規范的案型。

第一種案型是,承租人違約,但出租人只請求承租人承擔違約責任,沒有解除合同。

第二種案型是,承租人違約,出租人同時請求出租人承擔違約責任并主張解除合同。

其次,在第一種案型中,《擔保制度司法解釋》第65條第1款所謂“承租人未按照約定支付租金,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不支付”,屬于擔保權實行的條件成就;所謂“當事人請求參照民事訴訟法‘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有關規定,以拍賣、變賣租賃物所得價款支付租金的,人民法院應予準許”,意味著最高人民法院承認出租人于此場合享有擔保權,并認可和保護出租人行使該權。

最后,在第二種案型中,在法律適用的順序上,萬不可把《擔保制度司法解釋》第65條第1款的規定置于非常優先的位置,它無排斥《民法典》第745條前段關于“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的所有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