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期一次活動中,上海高院法官表示,在上海區域,融資租賃企業的逾期利息、違約金上限為24%,不適用4LPR。

  01、最高法:七類地方金融組織:不適用4LPR

  一、最高法的批復

  2020年12月29日,最高法院給廣東高院的批復中指出:

  由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監管的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區域性股權市場、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等七類地方金融組織,屬于經金融監管部門批準設立的金融機構,其因從事相關金融業務引發的糾紛,不適用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適用范圍問題的批復

  法釋〔2020〕27號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關于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有關法律適用問題的請示》(粵高法〔2020〕108號)收悉。經研究,批復如下:

  一、關于適用范圍問題。經征求金融監管部門意見,由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監管的小額貸款公司、融資擔保公司、區域性股權市場、典當行、融資租賃公司、商業保理公司、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等七類地方金融組織,屬于經金融監管部門批準設立的金融機構,其因從事相關金融業務引發的糾紛,不適用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

  二、其它兩問題已在修訂后的司法解釋中予以明確,請遵照執行。

  三、本批復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二、七類組織適用什么標準?

  最高法的批復引發了二個新的法律問題:

  1、融資租賃公司是金融機構嗎?

  2、七類組織的逾期利息/違約金適用什么法律法規?

  關于上述第二個問題:既然不適用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那適用什么呢?對此,最高法院沒說。最高法總喜歡讓人猜,猜不到就買我的書看。

  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出臺前,適用24%,依據是,最高法《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2015年9月1日),但該規定中的24%被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給廢除了。

  新民間借貸司法解釋

  本規定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以前作出的相關司法解釋與本規定不一致的,以本規定為準。

  所以從文義上理解,七類組織的逾期利息、違約金上限目前處于無法可依的狀態,即使融資租賃公司按年利率100%收取逾期利息、違約金,也不違反法律法規。

  三、上海高院:24%

  但在司法實踐中,法院傾向性的按24%為上限來認定逾期利息、違約金。對此,上海高院法官在一次活動中指出,在上海區域,對融資租賃公司收取逾期利息、違約金的年利率上限為24%。

  2、本律師建議

  我國很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