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一則法院的終審判決火了: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北京市國資融資租賃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國資租賃公司)第一事業部的原經理李某的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即判處李某犯“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1、關于身份問題“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的犯罪主體

“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屬于身份犯,即只有特定身份的人才能觸犯。我國刑法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款規定:“國有公司、企業的工作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或者濫用職權,造成國有公司、企業破產或者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本案中,北京國資租賃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由北京市國有資產經營有限公司持股22.22%,其余4家股東分別是北京金融街資本運營中心、北京中小企業融資再擔保有限公司、北京京國發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因此北京國資租賃公司屬于國有企業。而李某為北京國資租賃公司最早的員工之一,2015年1月,他開始負責深圳古瑞瓦特電力科技有限公司的1.2億元融資租賃(直租)項目,具體負責的范圍包括該項目的租前盡職調查和租后跟蹤管理等工作。由此看,李某作為項目負責人和經理,對國有資產負有保護責任,滿足了該罪名的主體條件。

2、此罪與彼罪問題“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的定性分析

2019年5月27日,北京市西城區監察委員會對李某采取留置措施。同年12月6日,以涉嫌“簽訂、履行合同失職被騙罪”正式逮捕李某?梢娨婚_始認定的罪名并非宣判罪名,筆者認為,對于李某犯罪具體事實的認定是隨著案情的發展進一步厘清的。上述罪名的刑期雖然和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的刑期范圍相同,但是兩個罪名間本質屬性和具體量刑問題仍然存在差別,刑法的評價需要呈現行為人客觀的、全部的犯罪事實,以便公平審判,不遺漏可能存在的其他犯罪嫌疑人。

簽訂、履行合同失職被騙罪一般限于合同簽訂之前、合同簽訂過程中行為人的嚴重不負責任;而國有公司人員失職罪所評價的犯罪行為更加廣泛,包括了上述合同簽訂過程,也包括了在合同履行和后期跟蹤、催收及合同問題的處理上等。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李某的犯罪行為涉及融資租賃業務的多個方面,在案涉項目的前期盡職調查、后續答復風控部門、回應項目評審會以及放款之后的跟蹤管理都存在嚴重失職,顯然簽訂和履行合同不足以評價他的全部犯罪行為。

另一方面,公開資料顯示,案涉項目的承租方把融資款1.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