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簡介

融資租賃公司訴甲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中(管轄法院A),訴訟過程中,甲公司被當地法院(B法院)執行查封,租賃物也在查封范圍內,知道上述事實后融資租賃公司遂向B法院提出執行異議,提出設備所有權屬于融資租賃公司,請求B法院終止執行,執行異議過程中,B法院以融資租賃公司“未在拍賣之前主張所有,現租賃物已被拍賣,買受人合法取得租賃物所有權,拍賣的款項屬于甲公司所有,融資租賃公司在拍賣后才提出異議,而租賃物已被依法拍賣,故融資租賃公司已經喪失了對租賃物的物權請求權,對于已經由甲公司占有即所有的拍賣款只享有債權請求權,此時融資租賃公司對于租賃物的物權已經轉化為了對于拍賣款的債權”為由駁回了其異議請求。融資租賃公司不服裁定,向B法院提起執行異議之訴,訴訟中,融資租賃公司提出訴訟保全,凍結了甲公司相當于租賃物拍賣款價值的財產(實際上是阻止了拍賣款的分配)。經審理,B法院認定融資租賃合同關系成立:“融資租賃公司作為租賃物的出租人,對融資租賃物折價所得款享有權利,前述款項不能作為甲公司的財產被處分!敝С至巳谫Y租賃公司的異議請求,判決停止對拍賣款的執行。

在融資租賃公司訴甲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的訴訟過程中,融資租賃公司的訴訟請求是返還租賃物,審理中,A法院以“租賃物已被其他法院另案查封拍賣,故設備已經實際不能返還”為由判決支持全部租金,融資租賃公司于判決生效后申請執行,B法院以判決為全部租金為由,不予執行分配款,融資租賃公司無奈,只得根據解釋第21條的規定,另行起訴,請求返還設備,B法院一審判決駁回融資租賃公司訴請,理由是:“未予履行是指全部未履行”,認為本案融資租賃公司已經獲得部分清償,故不得再次訴訟;其次,認為解釋21條的返還租賃物的前提是解除合同,本案合同期滿,故不可能解除。融資租賃公司不服判決上訴,本案目前還在二審中。

評析

本案中B法院的裁定是不認可拍賣款代表租賃物,故駁回融資租賃公司請求,但是B法院的判決撤銷了原裁定,改為支持融資租賃公司的請求,理由是:融資租賃公司作為租賃物的出租人,對融資租賃物折價所得款享有權利,前述款項不能作為甲公司的財產被處分,換言之,判決書是認可拍賣款代表租賃物的,故才能判決停止執行。然而,A法院的判決又不認可,因此,兩個法院認定是有差異的,一定程度上,兩份判決存在沖突。

這里首先要明確的是取回權的問題。根據合同法第242條的規定,融資租賃租賃物不屬于破產財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