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 題

最近,我們有保理企業客戶向我們詢問:保理融資業務中,賣方是否可以申請保理商將融資款支付給指定第三方(非買方),這樣對保理公司可能產生何種風險?對此,我們做出了一些解答。供大家參考。

No.01、資金用途的變化

我們都知道,在保理業務關系中,保理人對賣方負有支付保理融資款的義務,通常保理人是直接將融資款打給賣方或者買方(依賣方申請)的。而某些商業環境下,賣方作為融資申請人希望保理人將融資款支付給其與買方以外的第三方。該做法其實是變更了原來常規的資金用途,即從“用于提前回收貨款(服務款)”,變化為“用于其他途徑”。

誠然,在《民法典》出臺前,行業中對于資金用途這點通常是比較淡化的,可能是那時對于商業保理業務的融資屬性較為遮遮掩掩。因此在很多保理企業中,曾經并沒有對資金用途有過重視,也沒有去做過主動監管。確實實務中,由于這種輕視,資金用途的不明也引發了較多的欺詐類案件。因此,保理企業對此重新引起重視也是行業一個非常良好的信息。

回到法律問題。我們都知道,《民法典》確立了保理屬于一種非典型擔保(行業中更傾向于有追保理是非典型擔保)。那么可以理解為,保理融資業務是以應收賬款轉讓作為擔保項下一類融資業務。既然是融資業務,那么對于資金用途,保理企業就應該有一定的盡調監管義務。我們也建議:

保理企業在遇到有向第三方支付融資款的項目時,應對賣方與第三人之間的商業關系進行基礎的盡調,即了解賣方指示向第三人支付的商業關系并判斷是否合法合理,必要時可取得相關材料以進一步判斷。

在保理合同中應明確資金用途以及向第三方支付事宜。

在投后管理中定期跟蹤,發現情況要及時做好風險防控措施。

No.02、是否產生新債權

保理業務中,賣方指定第三方為融資款的收款主體,且保理商同意的,則屬于《民法典》第522條所規定的“當事人約定由債務人向第三人履行債務”的情形。

對于當事人約定債務人向第三人履行債務,最高人民法院在(2018)最高法民終749號判決書中指出:“在合同關系中,當事人約定由債務人向第三人履行的,原債權人和債務人的合同關系不因此改變!币虼,賣方指定第三方作為融資款的收款主體不會在保理商和第三方之間產生新的債權債務關系。

No.03、第三方的權利

那么如果保理企業未向第三方支付融資款,第三方有權直接向保理商主張融資款嗎?

根據《民法典》第522條,“當事人約定由債務人向第三人履行債務,債務人未向第三人履行債務或履行債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向債權人承擔違約責任。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第三人可以直接請求債務人向其履行債務,第三人未在合理期限內明確拒絕,債務人未向第三人履行債務或者履行債務不符合約定的,第三人可以請求債務人承擔違約責任;債務人對債權人的抗辯,可以向第三人主張!币虼,如保理企業未向第三方支付融資款,則賣方仍有權向保理企業主張融資款且要求保理企業承擔違約責任。

我們也查到如(2019)冀08民終2009號判決中,第三方作為原告起訴債務人要求向自己履行債務并承擔違約責任,對此法院認為,第三方直接要求債務人向其履行合同義務無法律依據,其不能作為以自己的名義提起訴訟主張履行的適格主體。也就是說,如保理企業未向第三方支付融資款,第三方原則上也無權向保理企業直接主張融資款,除非有明確規定或約定第三方可直接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