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民法典》將融資租賃納入非典型擔保,并刪除了原《合同法》第242條“承租人破產的,租賃物不屬于破產財產”之規定。那么,承租人破產后,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的是取回權還是別除權呢?本文章對此問題進行了回答,本所分享本文章旨在為租賃公司一探究竟。

讀者:民法典將融資租賃交易中出租人的所有權功能化為擔保物權后,“相應刪除了合同法中租賃物不屬于破產財產的規定。由此產生的疑問是,承租人破產后,租賃物是否還屬于破產財產?出租人還是否享有取回權?

對此,一種觀點認為,屬于破產財產,出租人不享有取回權,只能享有別除權。另一種觀點認為,不屬于破產財產,出租人只能根據承租人破產管理人的選擇而定,只有管理人選擇解除合同時,出租人才可以取回。管理人如選擇繼續履行,出租人則不能取回。

請問您怎么看?

李志剛:這是一個好問題。

民法典出臺后,鑒于民法典第388條的規定及立法起草說明有關擔保合同包括融資租賃的描述,給理論上和實務上都帶來了不少爭論或者困擾。有必要進一步澄清。我也準備就融資租賃擔;膯栴}系統地寫篇文章,集中闡釋一下個人觀點。就您所提的問題,先談幾點個人意見:

一、是否因為民法典的出臺,而導致出租人所有權的變性?

沒有。

無論是融資租賃的功能化,還是民法典刪除了租賃物不屬于破產財產的規定,在法律上和司法解釋上都沒有剝奪出租人的所有權,也沒有強制將出租人的所有權變性為擔保物權。

恰恰相反,民法典第752條明確了出租人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時,有取回租賃物的權利;第757條明確了租賃期滿租賃物歸屬約定不明時,租賃物所有權仍然歸出租人——可見,整個融資租賃合同履行期間,租賃物所有權都歸屬于出租人。民法典中沒有任何一個條文規定,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的不是所有權,而是是擔保物權。

此種所有權雖然具有擔保功能,但不是擔保物權。擔保功能≠擔保物權。民法典并沒有為出租人的所有權做變性手術,將所有權變性為擔保物權。在民法理論上,擔保物權人也無權出租租賃物。

二、民法典第388條不能解決融資租賃合同的法律適用問題

雖然民法典第388條規定“擔保合同包括抵押合同、質押合同和其他具有擔保功能的合同”,民法典起草說明指稱“擔保合同包括融資租賃等具有擔保功能的合同”,但民法典并沒有刪除合同法里面的融資租賃合同章。融資租賃交易中合同糾紛,仍然應當依據民法典融資租賃合同章解決。

民法典第388條身處民法典物權編,真正要解決的是物權問題,但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