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言

話說商業保理的大千世界,無奇不有。這一廂,明明有真實的應收賬款,硬是被商業保理公司做成了民間借貸;那一處,借款人虛構應收賬款,開出假發票,保理公司卻做成了真保理,法院判決保理合同有效,并且,要求虛構應收賬款的債務人承擔共同還款責任,真相究竟如何?且聽小編慢慢道來

8月6日,天津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發布了(2021)津03民終4185號民事判決書,對于碩信(天津)商業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碩信保理)與天津市裕川干粉砂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裕川干粉公司)及天津市裕川置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裕川置業公司)之間的合同糾紛做出終審判決。

01、高息的保理融資業務
時間倒回到2015年11月10日,碩信保理與裕川干粉公司簽訂了一份《國內保理業務合同(有追索權公開型)》;A商務合同為裕川干粉公司簽署的,正在執行的5份合同,合同金額1050萬元,實際發生額為618.5萬元。

保理業務合同約定,融資金額500萬元,融資費用90萬元,融資費率為21.6%。收購款發放日為2015年11月13日,款項入裕川干粉公司賬戶。2015年11月10日為應收賬款債權轉讓日。

還款方式為:前九期還款20萬元/月,第十期還清剩余本金320萬元,時間為自2015年12月13日起至2016年8月13日止。裕川干粉公司承擔應收賬款回購責任。

2015年11月13日,裕川干粉公司向碩信保理出具《情況說明》,委托裕川置業公司收取保理融資款。同日,碩信保理通過銀行轉賬形式向裕川置業公司分兩次共轉賬支付370.9萬元,轉賬用途均備注為“借款”

2017年8月14日及2017年12月14日,碩信保理分兩次向裕川干粉公司、裕川置業公司及保證人發送《還款通知書》,載明:上述《國內保理業務合同》的保理期間已經屆滿,裕川干粉公司尚拖欠保理融資款160萬元、逾期支付違約金121.9萬元。裕川干粉公司、裕川置業公司及保證人在上述《還款通知書》回執中予以確認。

02、保理的形與實

時間來到了2020年 8月,碩信保理在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以下稱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訴請判令裕川干粉公司支付碩信保理融資款160萬元、逾期違約金213.48萬元。

首先,一審法院認為:“保理合同成立應以特定、明確的應收賬款為前提!

碩信保理與裕川干粉公司雖然簽訂了《國內保理業務合同(有追索權公開型)》,但五份基礎交易合同并未明確約定實際發生量、結算價格、結算總價款及價款支付時間等基本要素信息,碩信保理雖然提交14份天津增值稅普通發票予以佐證,但依然不能充分證實上述基本要素信息,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