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租賃公司陸續發布中期業績,其中,頭部租賃公司資產規模持續增大。從市場融資趨勢上來看,資金也向頭部企業集中,特別是有國企、央企背景的租賃企業受市場認可程度高。

相較于此,一些踩雷的或者股東背景不夠強大的企業則面臨融資困境。

一位租賃公司高管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一些融不到資的中小租賃公司已經開始縮量,行業的兩極分化趨勢將進一步加大!

頭部企業融資渠道再拓寬

在頭部租賃公司利潤大幅增長的同時,2021年租賃公司發債規模大幅攀升。

根據華泰證券研究報告,商業租賃公司信用債發行規模較大,金融租賃公司債券發行增長較快。

2020年全年,商業租賃公司共發行債券2722.55億元。由于對企業經營及融資環境惡化的擔憂,2020年前兩個季度商業租賃公司債券發行難度較大、發行規模處于較低水平,后半年隨著宏觀政策調控與經濟恢復發行規模有所增長,金融租賃2020年全年公司發行債券共579億元,其中11月集中發行234億元。

截至7月底,租賃行業共發行債券2170.5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34.11%,其中商業租賃公司發行債券1563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0.97%,金融租賃公司發行債券607.5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89.29%。

目前市場的融資趨勢有進一步向頭部租賃公司傾斜。

根據聯合資信的相關分析,2020年以來,前10大融資租賃公司的融資金額占行業接近70%,而這個趨勢可能會進一步增加。

萬得數據顯示,融資租賃公司8月共發行75只債券,央企、國企背景的企業居多。華泰證券研報數據顯示,有存量債的租賃公司多為國有企業且股東資金實力較強。2020年末金融租賃發債企業國企占比為59%,大股東以大型商業銀行為主,且對公司的控制力較強。商業租賃發債企業國企占比為78%。

一些頭部租賃公司打開了新的融資渠道。

其中,中建投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發行5億美元高級無抵押債券,票息低至1.375%;國能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跨境直貸”的方式成功從香港引入10億元跨境低成本人民幣貸款,用于集團系統新能源項目建設;平安租賃擬發行Reg S、以美元計價的債券(高級無抵押票據),發行規模為(上限)3億美元,資金用于進一步發展業務。

兩極分化

聯合資信金融評級二部認為,如果能夠在債券市場成功融資的,不管是信用債還是結構化產品,在全行業來看,都是比較有競爭力或者背景的企業。

而去年永煤事件以來,整體投資端的收緊更是增加了發債的難度和主體的要求,因此如果是踩雷較多或者明顯現金流緊張的企業,其實已經是很難再實現債券市場的融資了。

以渤海租賃為例,公司中期業績不佳,上半年虧損11.8億元。盡管還有存量債券,不過,受海航集團影響,渤海租賃出現債務危機。

根據聯合資信評估股份有限公司公告,截至今年底之前,渤海租賃將有4只債券集中到期,債券余額為28.35億元。同時,渤海租賃旗下已有多筆債券出現展期。在業內看來,未來渤海租賃想在境內發債的難度很大。

不僅如此,上述租賃公司高管表示,2021年以來,中小商租公司已經很少有發行ABS、ABN成功融資的案例,中小商租公司融資難度進一步加大。尤其是一些民營背景商租租賃公司,沒有很好的增信措施,較難成功發行ABN、ABS融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