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項資產被用以重復融資的情況,租賃民工對此“深惡痛絕”。為了租賃物不被重復融資,租賃民工用過了千方百計,貼牌公示、中登網登記、上征信、將租賃物抵押給自己并辦理登記等。

然而,X金租公司主導的“一女多嫁”騷操作,讓濰坊水務陷入訴訟糾紛及市場傳聞。三發公告,濰坊水務直到近日終于才將該話題澄清了結。

一、濰坊水務澄清市場傳聞:未有非標違約

2021年9月9日,濰坊水務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濰坊水務”)公告稱,近期市場出現有關濰坊水務“非標違約”傳聞,經核查系X金租公司對其發放的正常融資租賃業務形成了債權重復轉讓質押,導致光大信托為明確債權債務關系對其提起訴訟事項。

2021年8月9日,濰坊水務發布《濰坊水務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發行人及下屬子公司涉及重大訴訟進展的公告》,對訴訟進展予以了說明。

截至公告日,光大信托已撤訴,鑒于債權關系已明晰,剩余債務1.63億已按約定于2021年8月向光大信托全部支付完畢,濰坊水務在光大信托與X金租債權債務糾紛中不存在任何過錯及違約責任。

濰坊水務投資公告稱,“公司作為濰坊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獨資企業,一直嚴守契約精神,珍惜公司信用,目前經營情況良好,所有債務均按期兌付,未有任何違約情況發生!

二、案情回顧

根據濰坊水務于2021年4月20日發布的《濰坊水務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關于發行人及下屬公司涉及重大訴訟的公告》、于2021年8月9日發布的《濰坊水務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發行人及下屬子公司涉及重大訴訟進展的公告》及有關媒體報道內容,捋捋案情故事線:

2018年8月,濰坊水務作為借款主體與X金租簽訂了3億元融資租賃合同,期限為3年。

2018年10月,X金租將對濰坊水務一筆3億元的債權轉讓給了光大信托,一年后的2019年12月,X金租又將同樣一筆債權質押給了曲靖銀行。

由于X金租之股東發生債券違約事件,濰坊水務陸續收到光大信托和曲靖銀行的律師函及法院文書。

針對上述債權,光大信托主張濰坊水務應將剩余債務直接支付給光大信托,但曲靖銀行主張支付至X金租在曲靖銀行的賬戶中。上述原因導致濰坊水務無法正常還款。

基于上述債權不清晰的情況,光大信托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對濰坊水務的財產采取了財產保全措施,故凍結了濰坊水務相關子公司的股權。

后經光大信托、濰坊水務雙方協商溝通,雙方達成和解并簽署了租金支付的協議書。

2021年7月,光大信托撤訴。

2021年8月,濰坊水務按約定將剩余債務向光大信托全部支付完畢,其在光大信托與X金租債權債務糾紛中不存在任何過錯及違約責任。

三、烏龍操作,誰之過?

根據證券時報有關報道內容,上述債權轉讓手續并未有三方確權。

記者問:“相關債權轉讓與質押,是否與你們進行了確認?”對方回答:“光大信托一直沒有到我們這邊對債權進行確認,我們也沒給他們蓋過章。包括曲靖銀行,他們兩家都沒有!

記者進一步問:“你們是什么時候知道這個事情的?”對方回答:“光大信托起訴以后,我們收到法院的通知書,才知道這個事!

隨著近日濰坊水務澄清公告的發布,也算是給該鬧劇劃上了句號。

貴為金融機構,操守不能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