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賃物是否真實存在是法院判定融資租賃法律關系是否成立的首要標準,從各地法院公布的裁判文書可見,司法實踐中一般會通過審查租賃物的采購合同、發票、權屬證明、付款憑證、產權轉移證明等證據并結合出租人對于租賃物存在的其他舉證綜合判斷租賃物是否真實存在。

一、從司法案例看租賃物真實性的審查要點

《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七條規定“當事人以虛構租賃物方式訂立的融資租賃合同無效!庇纱,租賃物真實存在是判定融資租賃關系是否有效的關鍵要素。在承租人提出租賃物不真實存在的抗辯時,司法實踐的審查重點可以總結如下:

一是出租人對于租賃物真實存在負有舉證責任,租賃物清單、租賃物接收證明、租賃物發票、購貨合同、照片等均可作為證明租賃物真實存在的證據。在(2016)最高法民終286號二審判決書中,最高院認為出租人應審核和收集租賃物發票、購銷合同等,但庭審中出租人未提交,出租人也未提交現場查驗租賃物或者租賃物現狀的證據。因此最高院以租賃物未特定化為由認定租賃物不真實存在,案涉合同僅有“融資”沒有“融物”不構成融資租賃法律關系”。

二是出租人提供的證據應能夠指向具體、明確的租賃物,僅憑租賃物發票、租賃物確認函等材料無法認定租賃物真實存在。在(2017)滬民終221號二審判決書中,上海高院認為盡管融資租賃合同約定了詳細的租賃物情況,承租人也單方面出具承諾確認租賃物的真實存在及價值,但出租人提供的租賃物購入發票系套票,真實性存疑,且未能提供其他的證據證明租賃物真實存在,因此涉案的租賃合同不構成融資租賃合同,屬于借貸合同。

三是承租人提供充分證據證明租賃物不真實存在的,出租人負有進一步證明租賃物真實存在的義務,未能進一步證明的,需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在(2015)滬一中民六(商)初字第118號一審判決書中,上海一中院認為承租人提交的公安機關在偵查階段的訊問筆錄,顯示承租人提供的租賃物發票為套票、發票中出售物品與稅務局存根聯也不一致,在此情形下,出租人作為主張融資租賃合同關系成立的一方,應當對租賃物真實存在承擔進一步的舉證責任,但出租人未能提交其他直接證據證明《售后回租賃合同》項下租賃物真實存在,故涉訟《售后回租賃合同》并不具有融物屬性。

二、融資租賃企業業務開展時的注意要點

為應對前述司法審查并保護融資租賃合同所約定的合法權益,融資租賃企業在實際業務開展中需要注意以下幾個方面:

1.堅持依法合規經營,不以融資租賃為名開展違規放貸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