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8日頒布的《民法典》,第三編第十六章專章規定“保理合同”,其中,第七百六十一條規定,應收賬款債權人可以將現有的或將有的應收賬款轉讓給保理人。同時,在行業交流、座談中,未來應收賬款敘作保理的風險控制成為熱點話題之一。在廣泛搜集資料的基礎上,結合交流中專家觀點,研究院就未來應收賬款保理業務的注意事項進行整理歸納,以供參考。

2014年4月發布的《商業銀行保理業務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三條規定,未來應收賬款是指合同項下賣方義務未履行完畢的預期應收賬款。團體標準《商業保理術語》提出,應收賬款是指應收賬款權利人因提供商品、服務或者出租、出借、許可使用資產等而獲得的要求應收賬款義務人付款的權利以及依法享有的其他付款請求權。按照受讓時應收賬款是否產生,分為現有應收賬款和將有應收賬款。因此,關于未來應收賬款的普遍界定為,賣方義務是否履行完畢。

結合團體標準《商業保理業務規則》、課題成果《商業保理業務風險管理操作指引》等文獻,敘作保理業務的應收賬款應滿足真實性、合法有效性、可轉讓性、權利完整性等要求,該標準同樣適用未來應收賬款。未來應收賬款真實性、合法有效性、可轉讓性、權利完整性的判斷標準:

(1)真實性。未來應收賬款真實性的判斷標準一般包括:①買賣雙方已經簽訂了基礎合同,通過印章、筆跡的比對等,判斷基礎合同的真實性。②基礎合同的雙方主體、合同標的、債權金額已經確定,并且產品(服務)種類、價格、數量、付款條件、付款期限等重要條款約定符合行業、地區或買賣雙方之間一貫的交易習慣。③審查買賣雙方的歷史交易,從歷史合同、發票、發貨清單、送貨清單、驗收單等,佐證未來應收賬款的真實性、合理性。④其他事項,如審查賣方為履約而產生的采購單、驗收單等的履行憑證,以便對未來應收賬款的真實性、賣方的履約能力進行進一步核查。

(2)合法有效性。未來應收賬款的合法有效性審查與現有應收賬款類似,主要包含:①審查買賣雙方是否具有民商事主體資格,能否獨立承擔民事責任。②審查買賣雙方是否具有相應的生產經營資質。③確定所售商品或提供的服務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且不存在侵犯其他第三人合法權益的情形。④審查是否存在其他可能導致合同無效、效力待定或可變更可撤銷等效力瑕疵的情況。

(3)可轉讓性。對未來應收賬款可轉讓性的調查方法和內容一般包括:①審查合同文本是否存在禁止應收賬款轉讓的條款。各公司可結合法律法規與各自風控制度進行綜合判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