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深圳警方通報深圳前海融金所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融金所)涉嫌非吸案進展,廣東中信某某公司、深圳豆粒某某公司由于未履行擔保還款義務,多名高管被抓獲,并移送看守所。
  
  根據警方通報,9月24日警方對犯罪嫌疑人劉某、施某、吳某奉等人執行逮捕。11月2日對該平臺未履行擔保還款義務的合作機構廣東中信某某公司進行打擊,抓獲犯罪嫌疑人黃某、武某亮、羅某共三人,現羈押在深圳市福田區看守所。11月10日對該平臺未履行擔保還款義務的合作機構深圳豆粒某某公司進行打擊,抓獲犯罪嫌疑人林某、周某均、鄒某伸、張某成共4人,11月24日,警方將本案犯罪嫌疑人孫某達共計19人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企查查顯示,廣東中信某某公司全稱為廣東中信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屬于中外合資融資租賃公司,股東為深圳市泰豐融通汽車貿易有限公司(持股75%)、中信匯鑫控股集團有限公司(25%),中信匯鑫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為香港注冊的私人公司,曾用名中投匯鑫控股集團有限公司,2015年12月改為現在名稱,股東為梁姓個人。
  
羅敏與黃榮為廣東中信融資租賃公司董事,武亮亮為監事,根據此前該公司發布的新聞稿顯示,黃榮為該公司總經理,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為孟翔。
  
  中國裁判文書網2019年公布的一份判決書顯示,2015年4月28日,廣東中信融資租賃與融金所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協議內容為雙方合作發布項目,在融金所平臺募集資金。
  
  具體流程為:
  
 1、廣東中信融資租賃與客戶達成合作意向后,簽訂《融資租賃合同》,并直接向其客戶支付相應款項,客戶按月向廣東中信融資租賃支付租金;
  
  2、廣東中信融資租賃向融金所提供上述交易全部文件資料,融金所審核后在其融資平臺上以廣東中信融資租賃名義進行資金募集(發標),資金募集滿標后,通過第三方支付公司向廣東中信融資租賃支付標款;
  
  3、廣東中信融資租賃收到款項后每月與融金所進行財務對賬,并按月向融金所歸還借款本息至還清時為止。
  
  在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期間,廣東中信融資租賃先后與客戶簽訂35份融資租賃合同,合同總金額40374872元(4037.49萬元)。廣東中信融資租賃按照與客戶約定支付融資租賃款項后,對應每份融資租賃合同將相應資料提交到融金所平臺發標。融金所經審核后將35個標全部發出,且經投資人投標后均已滿標,但融金所遲遲未給廣東中信融資租賃放款。直到2018年3月23日,融金所表示為配合監管部門合規審查,需結清該35份標,陸續在一周內將35個標對應的款項轉至廣東中信融資租賃賬戶,隨后又要求廣東中信融資租賃將前述款項原路返回。廣東中信融資租賃出于信任,按照融金所要求將錢原路返回,但自此以后融金所便拒絕再向廣東中信融資租賃支付該筆款項。
  
  廣東中信融資租賃認為,其通過融金所的互聯網平臺進行融資,融金所長期為廣東中信融資租賃發布融資信息,提供融資服務,雙方形成了融資租賃合同關系,該關系合法有效,應受法律保護。融金所雖只是融資服務平臺,但在實際合作中并非僅提供撮合交易的服務,而是實際經手并控制著廣東中信融資租賃與投資者之間往來的資金,每個項目募集到的投資款,都需要廣東中信融資租賃向融金所請款后才發放,廣東中信融資租賃向項目投資者還款時也必須經過融金所,廣東中信融資租賃與投資者無直接接觸。
  
  廣東中信融資租賃認為,基于此種合作模式,融金所必須高度誠信、不占用、不截留、不侵吞每一筆經手款項,雙方合作才能得以維系。本案中,融金所用廣東中信融資租賃與其客戶形成的業務資料,以廣東中信融資租賃的名義在其平臺發布上述35個標且資金募集滿標后,理應向廣東中信融資租賃支付募集所得款項,F融金所拒絕支付該筆款項的行為不僅違反了雙方約定,也違反了相關法律規定。請求法院判令融金所支付廣東中信融資租賃人民幣40374872元;判令融金所支付遲延履行利息1241112元。
  
  融金所2013年5月正式上線,實際控制人孫明達。融金所2019年10月19日停標,歷史交易總金額270.53億人民幣,待償岀借人本金28.72億元人民幣,待收利息1.91億元,待收本息合計30.63億元,涉及出借人數25968人。
  
  融金所從2019年7月份開始即出現逾期情況。2020年4月,融金所曾發布公告稱,依據監管部門及良性退出指引的要求,平臺按規定程序和標準進行了清產核資專項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