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在全行業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大背景下,金融領域正迎來深層次的變革與發展。增強金融體系的包容性和服務實體經濟能力,推動金融業高質量發展,已成為共識。融資租賃作為融資和融物相結合的融資方式,在服務實體經濟方面的優勢正在凸顯,被賦予了更多的責任和使命。面對當前國內外錯綜復雜的經濟形勢,融資租賃行業發展態勢如何?融資租賃如何助力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一、概念剖析,四個層面理解金融供給側改革內涵
  
  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從字面理解,包括四個方面:
  
  一是“金融”,強調改革主要集中于金融領域,與實體經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相對應。
  
  二是“供給側”,相對于“需求側”而言,重點在“供給”,屬于“供給能力建設”。
  
  三是“結構性”,強調在總量調整的基礎上更加注重結構調整。
  
  四是“改革”,說明與“政策”、“調控”等短期局部措施不同,重點聚焦于中長期、全面的制度與體制機制建設與完善。
  
  總體來說,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強調通過金融供給結構的調整與優化,促進金融回歸本源,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并有效防范與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是今后我國金融領域改革與發展的根本綱領。
  
  二、洞察行業,“兩調一長”看當前我國融資租賃行業發展現狀
  
  以監管調整為標志,進入“嚴監管”時代
  
2018年商務部將融資租賃的監管職能轉給銀保監會,自此基本形成“銀保監會統籌,各地監管機構因地制宜管理”的監管格局。銀保監會于2020年發布了《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為行業發展奠定了監管基石。北京、上海、天津等融資租賃重要聚集地也陸續出臺地方性監管法規。行業監管要求更為嚴格,在展業范圍、客戶集中度、杠桿率等重要方面均提出了明確要求,評級分類、建立名單制等也成為行業監管的重要手段。
  
  轉型調整,“回歸租賃本源”成為主旋律
  
  生于實體經濟之需,興于實體經濟之榮。融資租賃作為與實體經濟聯系最為密切的金融業態之一,是促進產融結合的重要紐帶。目前,融資租賃行業的業務模式比較單一,回租業務占比較高,但隨著行業轉型的逐步深入,未來或將呈現出新的變化趨勢。
  
  從業務開展來看,經營性租賃占比將有所上升,融資性租賃占比相應下降;直租業務占比將有所上升,回租業務占比相應下降。
  
  從收入結構來看,在以利差收入為主的基礎上,圍繞租賃物的采購咨詢、設計建設、運營維修、轉讓處置等收入將逐步增長。
  
  增長潛力巨大,龍頭企業迎來良好發展機遇
  
  盡管目前行業在多重不利因素的影響下增速有所放緩,但從長遠來看,融資租賃行業未來仍有很大的增長潛力。從國際經驗來看,目前我國租賃滲透率僅7.8%,距離美國22%、英國34.3%、德國18.1%的滲透率水平仍有很大的上升空間。同時,隨著行業監管趨嚴,融資租賃企業的運行規范性要求也越來越高,行業洗牌將不可避免。股東背景強、經營規范的融資租賃企業將受益于行業的規范性整合,在激烈的競爭中更容易脫穎而出,迎來良性的發展機遇期。
  
  三、精準施策,融資租賃如何助力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對于融資租賃而言,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既是歷史機遇,更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但歸根結底,打鐵還需自身硬。促進融資租賃行業在金融供給側改革中發揮更大作用,可以重點從以下三個維度推進:
  
  回歸本源,賦能實體經濟
  
  一是搭好橋梁,助推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從全球范圍來看,工業制造的競爭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從美國的“制造業回流”,到德國提出“工業4.0”,各國都在積極推進制造業發展,現代裝備制造業的競爭已經成為基于商業模式的全價值鏈競爭。在此背景下,融資租賃行業肩負三大使命:以金融手段促進制造產業板塊產品和服務銷售,提升周轉和經營效率;整合內外部資源,作為總包服務商,為制造產業戰略客戶提供一站式綜合金融解決方案;以延伸產業鏈、打造生態圈等方式,推動裝備制造商的商業模式轉型升級,提升市場綜合競爭力。
  
  二是立足本源,大力發展經營性租賃業務,提升直租業務占比。經營性租賃是以租金和資產處置收益為主,本質是獲得資產的使用權,通過租賃物全生命周期價值的發揮來實現收益獲取。企業對設備的投資需求以及因此衍生出的對使用權的需求自然會產生,經營性租賃這一商業本質決定了其在企業投資決策過程中的優勢不會改變。直租業務作為體現設備銷售和設備投資的直接體現,可幫助企業擴大再生產,也是融資租賃服務實體經濟的直接體現。
  
  堅守底線,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特別是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務。融資租賃有效解決了我國經濟運行中促進實體經濟發展與間接融資風險管控之間的矛盾與沖突。在以銀行等金融機構為主的金融體系中,多把擔保強弱作為信用風險管理的主要手段;而在新設備資產融資租賃交易模式下,機構轉向把關注承租企業使用設備而產生的現金流以及承租人違約時租賃資產的取回和處置作為風險管理工具。所以,發展融資租賃,既是我國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內在要求,也是重點和方向。
  
  創新思路,提升租賃服務能力
  
  融資租賃企業要轉變理念,通過創新發展帶動服務增值。
  
  一是創新業務,多策并舉提升服務能力。近年來,隨著國家對融資租賃業務的支持,各路資本紛紛涌入融資租賃市場,在競爭壓力加大的同時,業務模式重合度也高度集中。在此背景下融資租賃企業創新租賃業務結構和產品種類極為關鍵。企業可根據自身資源稟賦,積極探索保稅租賃、離岸租賃、綠色租賃等新業務模式。同時,隨著“新基建”等重要戰略的不斷深入發展,集成電路、5G、互聯網數據中心等信息技術細分行業蓬勃發展,大量重資產投資需求應運而生,其現金流特征與融資租賃業務高度匹配,這也為融資租賃企業帶來了新的展業空間。
  
  二是創新管理,雙管齊下提升發展水平。對于融資租賃企業來說,持續、健康、穩定發展的關鍵不僅在于要具備資金融通能力,更要具備資產管理能力。一方面,要聚焦專業領域,提高融資租賃全產業鏈經營和資產管理能力,圍繞客戶需求,提供金融、經營、資產管理等多元化服務,延伸產業價值鏈。另一方面,要提升風險管理水平,加強內控管理制度建設,建立健全客戶風險評估機制,依據租賃物價值曲線和租賃期內現金流量設計出合理的交易結構和商業模式,建立好資產負債管理工具、現金流管理工具、流動性風險壓力測試工具,將防范風險放在重要位置。
  
  三是創新技術,緊跟趨勢提升發展能級。當前融資租賃行業正處于一個“歷史的十字路口”,由過去的高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融資租賃行業的進一步發展勢必將與數字化轉型發生共振。如何利用現代信息技術,挖掘出產業鏈、供應鏈、租賃物的價值,提升經營管理水平,更便捷、高效地滿足企業融資融物需求,進而提升企業發展能級,應該是融資租賃企業布局的重點。
  
  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我國金融市場的功能、業態、產品和工具等創新和發展指明了方向。作為融資租賃企業,需要全面系統了解新時期我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和方向,立足自身發展條件,聚焦“硬件”建設和“軟件”優化兩方面,找好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